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camquy blog.163.c

扬起生命之帆, 高锦葵的博客 Bantroi Trung Quoc

 
 
 

日志

 
 
关于我

原广东佛山市三水区医药有限公司副经理 药师。广西桂林一中 bantroi. 广州中山大学校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因为三沙市,中国的版图才“竖”了起来  

2014-05-14 16:42:44|  分类: 南海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三沙市,中国的版图才“竖”了起来

撰文/单之蔷

因为三沙市,中国的版图才“竖”了起来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傅中星和他的竖版中国地图

    正当我沉浸在台湾岛和海南岛这两个海岛的比较之中,准备写文章讨论这一问题时,一位来自海南岛的“不速之客”并让我改变了主意。

    来者递上名片,上面写着:傅中星,三亚南中国海开发创意研究会秘书长。他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新华出版社准备出版他主编的《南中国海开发创意蓝皮书》新书,他拿来了样书,想让我为书作序。那时我正忙,加上我对写序之类的事一向都是坚决拒绝的。接着他拿出另一本样书来,说是有关中国地图改版的。我知道,今年1月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出版了竖版中国地图,便没能好好接待这位远方来客。临走时,他将那本样书送给了我,一本红色的薄薄的书:《中国地理全图册》。

    晚上闲下来时,我拿起他的书翻看起来。这一看让我很吃惊,这本小书原来很有价值,里边内容都是关于竖版中国地图的,出版于2012年7月——这比国家有关部门宣布出版竖版中国地图的时间至少早了6个月(可惜这本书的书名却并没有传递出这一最有价值之处)。书中有这样一段话:“自2012年6月21日国家民政部向全世界宣布中国设立地级市三沙市之时,我们就断定:中国地图要改版。”他要求国家有关部门“及时推出‘竖版中国全图’,这才是正大光明、利国利民的正事”。他不只是要求,而且自己设计出了竖版中国全图,这本《中国地理全图册》就是他的成果。书中用竖版中国全图替代以往的横版中国全图,并据此制作了各种专题地图。

    他在书中首先列举了横版中国地图的六大问题,其中之一便是:横版中国地图不是中国全图,而是两个局部图的拼接。他这么说很有道理,我们看惯了横版中国地图(不看也没办法,只此一种,别无选择),全体中国人竟然从来没有直观、全面地在一张地图上将整个中国尽收眼底过。因为横版的中国地图将260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大陆面积1/4的南海及南海中的西沙、中沙、南沙群岛切割下来,再以比全图地图小两倍的比例尺,将其绘成另一个小方块,放在同一张图的右下角。如此,一个完整的中国就变成了两个部分的拼接。这的确不是一张中国全图。

    接下来,傅中星又列举了以右下角的小方块来代表南海及南海诸岛的几大问题:

    将南海及南海诸岛切下来放在小方块里,淡化了中国人的海权意识(我认为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说,正是因为中国人的海权意识差,才设计了横版中国地图,并且长期以来无人挑错,习以为常);

    横版中国地图给国人以错觉:以为中国东西长,南北短。其实相反,中国的南北相距5500多公里,东西相隔5200多公里,南北向长于东西向,一幅中国全图应该是竖图才对;

    一代代中国人都是看着横版中国地图长大的,人们因此一直以为中国的版图形状像一只鸡,其实从竖版地图看,中国的版图形状更像华表,像火炬,像云梯……总之,不像鸡;

    横版中国地图被中小学地理教材广泛使用,使得全国八成以上的青少年忽略了南海及南海诸岛。其实岂止是青少年,就连中央电视台在制作专题片“北纬30度中国行”的采访车和服装时,印在上面的中国地图都忽略了南海及南海诸岛那一小方块。解放军某部战士在山坡上制作中国版图时,也都将其画成一只“鸡”的形象,而不见南海及南海诸岛所属的小方块……这种例子比比皆是;

    横版中国地图还为南海周边国家侵占南海岛屿制造了借口;

    ……

    我还想为横版中国地图加上一个问题:这种地图很可能影响了整个中国的房屋设计——中国房屋层高普遍偏低,因为横版中国地图放在低矮的房屋中比较协调。试想一下,领导干部经常需要看全国地图,假如我们的地图是竖版的,楼层就需高些,地图摆上去才好看。如此,领导就会要求设计高一些的房屋,设计师总不能把房屋设计得放不下一张中国地图吧?也许这会影响中国房屋设计标准的制定。

    这样说,并没有指责哪个部门或是设计者的意思,我认为这是农耕文化占据我们的主体文化造成的结果。

 

将南海及南海诸岛切下来放在右下角,究竟始于何时?

    看了傅先生的书,我去图书馆查了很多老地图。我想知道,这种把南海及南海诸岛设计成小方块,将之放在横版中国地图右下角的处理方式,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查阅的结果是:至少从民国,民国十六年(1927年)起,就已经有了横版中国地图。因为地理学者屠思聪先生(他于1922年在上海创办世界舆地学社)在那一年编纂了《中华最新形势图》,那张图就是横版的,但右下角并没有小方块。

    到了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亚光舆地学社创办人之一的金擎宇,编辑出版了一本《中国分省新地图》。这本书的开篇就是一张横版中国地图,在这张图上,南海及南海诸岛已经变成一个小方块,放在全图右下角,与今天的全国地图很像。也就是说,在地图上用这种方式处理南海及南海诸岛,至少从1948年就已开始。我量了这张图的尺寸:左右距离22.5厘米,上下距离16.5厘米,左右方向长了6厘米,明显是一张横图。

    1950年4月,由三联出版社发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地图》,其形式与金擎宇的中国地图并无明显差别,但是更“横”了——左右长34.5厘米,上下高23.5厘米,横向上多出了11厘米。从此,这种横版地图的形式便一直延续至今。

   如今,60多年过去,整个中国都有了巨大变化,但是全国地图的基本形式却没有变(竖版地图后来在一些图集中出现过,但未在专题地图、也未在面向社会公众的挂图中出现过),所以这不是哪个部门或者设计者,而是我们骨子里缺乏海洋意识的文化造成的。

    我曾做过统计:300首唐诗中,179次出现“山”,132次出现“江、河”,仅40次出现“海”……在这样一种重农耕、轻海洋的文化里,会将南海及南海诸岛从全国地图上切下来放到右下角的小方块中,就不显得奇怪了。

    在查阅老地图时,我发现一个现象:民国时,全国地图的编纂都由个人或民间机构编纂,国家要做的工作仅仅是审查,并在批准后颁发许可证即可。但是今天,地图的编辑出版已经不是审批和颁发许可证的问题,而是被国有的几家出版社垄断,不许民间染指。由傅中星这样的个人编辑的地图,是不可能获得出版许可的(前面说的他的竖版中国地图只能以小插图的形式出现在一本书中,而不能以单张地图的形式公开出版)。他在书中写道:“将中国全图改‘横版为竖版’是当务之急,十万火急,我们将十万次、百万次、千万次地重复这个真理。”

    在傅中星推出《中国地理全图册》之后几个月,中国有关部门就宣布推出竖版中国地图,不知道他会不会为此感到庆幸。当然,这不能说有关部门是受了傅中星的启发或是觉得他说的有理而听从了其建议,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官员和国企,他们没有动力,也不愿冒险去做任何有风险的事。竖版中国地图的出版,我宁愿相信是被三沙市的成立逼出来的——地级市三沙市在横版图上无法表现,他们不得不把中国地图竖起来。如果三沙市不成立或级别低,竖版中国地图就不需要吗?

 

民间的压抑有多深?多少才华被浪掷?

    傅中星为竖版中国地图奔走相告的举动,让我想起了另一位地图创新者——郝晓光,不过他关注的是中国官方出版的世界地图。

    和傅先生一样,6年前,郝晓光也是推开我办公室门的“不速之客”——他带来了4个角度看世界的4张世界地图。说实话,我被他的精彩地图深深吸引,那真是革命性的创造,因为过去几十年间,中国官方出版的世界地图一直以太平洋为中心。但直到今天,郝先生的地图仍未获得公开出版的批准。

    不过,在国家海洋局和民航部门,郝先生的这几张图得到了内部应用,因为要跟踪表现科考船前往南北极考察的航迹,要表现中国到一些国家的航线,不用他的世界地图就无法表现。这几张图后来还被我国军方某部门采用过,军方还给他写了一封证明信。有一次他来北京,激动地向我展示这封证明信,但是看到这封信时,我心中涌起的却是感慨:民间有着怎样丰富的创造力,但是这些创造力受到多么深的压抑?中国有多少有才华的人?但是他们的才华为何这么难以绽放?

   我想到了在海南岛的所见所闻。那年去西沙,同行者有三亚市的潜水教练阿飞,他的梦想就是开着自己的潜水宿营船去三沙潜水,但是这梦想现在还看不到实现的可能。

    在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我见到了在1983年时曾驾驶一艘小帆船勇闯南沙的船长伍书光。自上世纪50年代起,国家有关部门就规定中国渔民不准前往南沙捕捞作业,至1983年时,南沙群岛已有30多年未见大陆人。伍书光勇闯南沙的举动堪称石破天惊,但是他的后果却是被吊销营业执照。后来,潭门镇更多的船长冲破重重阻力,随着伍书光的航线前往南沙。再后来,官方渐渐默认他们的行为。1988年,已有中国军队出现在南沙群岛,并开始占领其中一些岛礁……在南沙的主权问题上,这是民间牵引官方,最终推动官方作为的一个典型案例。

    在南沙,我曾经对那里林立着周边国家的石油钻井平台却唯独不见中国的现象感到不解。后来,在一次民间企业家的聚会上,我找到了答案。那次聚会的主题是美国的页岩气革命——美国自从知道如何从页岩中提取天然气后,天然气在能源消耗中所占比例便升至33%,天然气价格直线下降,并由此带来了整体物价水平的下降和国际竞争力的提高。中国页岩的储量和分布并不亚于美国,但是由于我国石油的勘探、开采、销售权力被国有的“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垄断,而这“三桶油”即使没有不从页岩气中提取天然气,现在也已经生活得很好,甚至富得流油,对页岩气自然没有兴趣。而民间企业虽然跃跃欲试,却没有开采权。即使开出了天然气,也需要借助“三桶油”的管网才能销售。如此一来,民间还有谁敢冒此风险?

    我曾经将南沙石油开采的希望寄托于“三桶油”,但是那次聚会后,我明白了,这种事,“三桶油”肯定毫无兴趣。他们中更不会出现勇闯南沙的船长,因为这比从页岩中开采天然气危险多了。但是,假如允许民间开采,我相信中国的钻井平台早就出现在南沙了。

    我还想起了在海口与廖逊的聚会,他在海南刚建省时(1988年)提出了“小政府,大社会”的著名构想。无数人冲着这个构想涌向海南,但是25年过去了,当我问起他这个构想现在执行得如何时,他哑然苦笑:“海南的政府大楼丝毫不比别的地方少。”

    显然,海南并非飞地。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